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

這篇文章,是導因於一個朋友撰文提及社會契約論,此文把當時看他文章聯想到的一些事記錄下來,其實也想推錢穆所撰《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書。順便談談中國跟台灣的政治體制崩潰的可能性。

正文:

比起西方諸國,中國的理性思維覺醒得很早,主要是因為當年武王伐紂,用閃電斬首戰竟然意外以小勝大,那時的商也是個武力鼎盛的部族,此外還極度諂媚鬼神。在那個民智未開的時代,這簡直是無敵的存在。但商還是敗戰並失去了把持五百年以上的領導權。

這在當時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傳說周武王甚至沒有做好統治中原的準備,還跑去問了商朝遺民箕子治國之道。那時的知識份子心中難免納悶「呃,不是說一個部族的興盛,是由上天決定的嗎?那中原諸國裡,諂媚鬼神沒有贏過商朝的,但商還是滅了。所以諂媚沒法獲得上天的認同嗎?那要怎麼獲得上天的認同,以確保國家長治久安?」

當時周朝的智者思考出來的答案是「政權的維繫應該就在於民心,只有把握民心,才能保有天命。」這個核心思維在後來的在後來三千年間,成為中國政治思想的主流。

但這個想法,又產生了另一個問題,怎麼把握民心?當時周朝的智者以為:我們當一邊分封族人與功臣,搞武力殖民,擴大周朝的影響力,一邊又讓表現好、勢力大的諸侯回朝廷當官,然後用禮法來制約他們的身心。每個諸侯國也用類似的方法,來穩固自己的統治基礎,如果有人違背這個規則,就由周天子號召全天下的諸侯來討伐他。這樣,天下就長治久安啦!

可惜這個作法,最後還是造成了軍閥割據,開啟了五百年的亂世。到了漢代,最初漢人也想學周人搞封建,卻又惹出了七國之亂,所以後來漢人只好朝中央集權發展。但搞中央集權,又要如何把握民心呢?想中國幅員廣大,天高皇帝遠,廣大基層人民的普遍認知是「帝力於我何有哉?」,個別凶悍點的,可還會想著「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彼可取而代之」。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為了研究天象變化對犯罪率的影響,無意間查到一份資料發現,眾多先進國家裡,瑞典竟然是全世界刑案發生率最高的先進國家,台灣刑事犯罪率之低,則早就超英趕美了。又比對了一些數據發現並不假。我又google關鍵字「主要國家全般刑案」,找到內政部之前的檔案:〈主要國家全般刑案-破獲率〉,然後根據該檔案連結,又找到了內政部之前放這些數據的網頁在此:
http://sowf.moi.gov.tw/stat/national/list.htm

台灣刑事犯罪率平均起來是美國的1/2,英國的1/5,搞廢死的歐盟國家刑事犯罪率就跟英國差不多,跟台灣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難怪之前有個西班牙人特別拍了影片說「台灣真是非常非常非常安全,超乎想像地安全」。能跟台灣比的先進國家只有日本跟新加坡等寥寥數國啊,新加坡的刑事犯罪率更只有台灣的1/2以下。

我怕刑案定義的細節各國不同,又找了個參照指標:〈主要國家故意殺人案-既遂犯罪率〉,以2011年為例,台灣是十萬人裡發生0.63件,瑞典是2.49,美國4.69,英國0.98(跟日本及2007年的台灣相當),新加坡0.31。

單看數據,怎能說嚴刑峻法沒用?死刑沒用?就治安來說,新加坡還真是資優生吶!

註一:標明「先進國家」是因為有些落後跟發展中國家的統計數據可能根本沒有或有問題,就不用拿來講啦。

註二:後來查了一下,有瑞典人跳出來談這問題,引用了許多數據,似乎是因為新移民太多又欠缺有效管理造成的,看來真是超慘,搞到瑞典的強奸犯罪率也是世界數一數二高了,決定國政真的不能偽善吶!!連結在此: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g1MDMxOTk2.html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個採用計題制的占卜師,在這之前也搞過計時制,但根據經驗,若用計時制,客戶常常事到臨頭才來想問題,亦即連自己疑惑什麼都沒想清楚,又或者純粹抒發心情,甚至不自覺間重複問卜,而且往往沒有為此付費的意識,我用計時制實施幾年,覺得問題太多,所以目前先廢掉都改計題制。反正如果問超過四個問題我也就只收到1200,也差不多等於是計時制收費了吧。

但我搞計題制,客戶還是會問「一個問題怎麼計算?」所以特別明文寫在此篇。其實所謂問題,不過就四大類:1.感情與人際、2.工作或創業、3.決策與狀況吉凶、4.雜論。這邊就在解釋這四大類項下的各種問題怎麼看。

另外,順便要在此強調的是:個人不提供無明確問題的本命占星盤分析。亦即問卜者至少得有個戀愛困境或適合工作等方向再來找我。我也沒有單獨用塔羅或占星做分析:畢竟很多問題根本不能單用塔羅或單用占星。事實上我對於有人要求我單獨只用占星或塔羅為他們分析常感不知所謂,類似找醫生只准他給藥不能開刀一樣,這不是很奇怪嗎?以下針對三大類問題各項目一一說明:

1.戀愛
1-1與某人關係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標題其實是結合了別人問過我的兩個問題,一是「假設行星真會對人產生影響,發現天海冥之前跟之後的占星學如何自圓其說?」一是「冥王星已經從十大行星中被除名了,為何在占星學裡還是認為有影響啊?」。此文就是要回答這兩個問題。

問題一:
假設行星真會對人產生影響,發現天海冥之前跟之後的占星學如何自圓其說?

答:
科學研究裡常會有新的現象、新的規律被發現,難道這些規律被發現之前就不起作用喔?所謂新規律的發現,主要是讓研究者可以掌握到,以往文獻裡那些例外現象的可能成因。讓研究者在往後對相關議題的研究裡,多出一個需要去調控的變項,用來讓預測更為精準。

我就用水星公轉問題當例子好了,19世紀的天文學家曾很謹慎地測量出水星的公轉數據,但卻很難以牛頓運動定律完美解釋,數十年間,在觀測數據與理論推導之間,就是有那麼一點差距始終無法解釋,當時一般推論是有另一顆尚未發現的行星在一旁影響水星的軌道。這個謎題後來被愛因斯坦的一般相對論給解開了,事實上對水星軌道的完美推論是一般相對論能被學界接受的一大例證之一。

附上本段文獻來源:http://www.skylook.org/info/info-tw/info_461.html

以占星學來說,發現天海冥,等於是發現一個新的規律、新的變項,所以這時要進一步釐清、審查、看這些新的變項產生甚麼結果。過去純用日月金木水火土七曜的作法,會不會因為加入三王星而有所變化?有學者就認為這新的變項會對人事的運作產生影響,剛好可以拿來解釋以前觀察到的例外狀況,但有的人就認為不會,所以占星分析完全不論三王星的流派也還是存在啊。甚至於以我個人的研究心得,海王、冥王的影響力很明顯,天王則不明確,我就跳過天王不論啦。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渡邊淳一的小說《失樂園》,主角是年過五十的久木祥一郎,因為事業不得意,覺得夫妻關係乏味無趣而外遇,年輕時看了不是很能理解怎能發生這種事。這種案子遇多了,我才終於知道,渡邊淳一寫的不是純粹杜撰的情節,而是真實人生的反映。因為當占卜師的關係,不免會遇到一些介入他人婚姻的第三者,或者因先生外遇來求助的太太,於是我就有機會直接、間接拿到男方與他元配、小三的命盤資料。

其實以我實務經驗所見,很多人結婚擇偶不是很審慎,多半就是相貌學歷經濟條件沒問題就結了,就算是戀愛結婚,有時婚前也沒什麼共同生活、面對經濟壓力的考驗,所以很多時候是跟不對的人結婚,日子久了難免外遇。但如果只是這樣,最後離婚也很常見,雙方也往往有點自知之明。

這之中,我發現到有種很妙的狀況,就是男方可能這輩子都滿老實的,某天忽然外遇了,就跟《失樂園》男主角一樣的情形。

會搞到變成難以解決的困境,主要是一種特殊狀況:這個男人自知不愛太太,也有了小三,然後太太也願意離婚,但這個男人卻會為了自覺對太太有責任而選擇一直維繫婚姻。這些特殊案例累積多了,會發現都有三個共同的特徵,就是:

1.先生看太太,愛欲沒有被誘發,於是跟太太相處久了,婚姻生活沒有樂趣只剩下責任,難免會想要往外發展找小三,好像人渴了就會想要找水喝一樣。

2.但另一方面,先生的付出心卻有被誘發,這個特性會讓先生對太太產生責任感跟照顧心,也是促成當初的交往成婚的主因;所以就算感覺淡了,卻又會覺得對太太有責任。

3.至於太太則一定都有被先生誘發愛欲,當初才會選擇跟這個男人結婚,日後也才會無法割捨。

最後呢,我就會遇到元配或小三來找我問卜囉。這用文字敘述似乎很複雜,作成表格就好懂了: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三個原因,讓我對於「動不動就愛說分手,最後終於搞到被分手」的人,沒法起什麼同情心:

1.說分手這句話差不多等同於跟人吵架時罵「殺你全家」,意圖陷對方於恐懼之中,會讓所愛的人身陷恐懼,這種人必然不仁。
2.搞不懂講這句話的嚴重性,不智。
3.如果知道講這句話很嚴重,卻又無法控制自己去講,那我不免懷疑「一個人連自己要講什麼都控制不了,他還能控制什麼?」這就是無能!

而且,這種人絕無例外的,就算去求復合,就算事前預告「吵起來的可能性很大,千萬要沉得住氣」,也一定會搞到再跟對方大吵,然後毫不意外地再來找我占卜問能否挽救?我翻過紀錄,這樣反覆可以來回寫上二三十封mail,問的都是「我做了XX,結果變成OO,還有沒有機會挽回?」真是誰叫汝赤膊!!

註:誰叫汝赤膊的梗,來自毛毛宗崗評《三國演義》,《三國演義》中魏將許諸戰馬超時,打得興起,脫了鎧甲,赤膊上陣,最後中箭受傷,毛宗崗評曰:「誰叫汝赤膊?」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資治通鑑》裡面,對於子思的記載不多,大約兩則,但就這兩則來說,我總懷疑司馬光不會是其實很討厭子思吧,所以故意去記載子思做過的囧事。

這兩則裡面,第一則是子思推薦衛國國君用茍變當大將,衛國國君說:「我知道這人有本事,但之前這個人當官徵稅時,吃了老百姓兩顆蛋,品德有問題,所以不用。」子思則說:「你現在處在戰亂的時代,找有才能的人幫你打仗讓你活下來都來不及了,怎麼會為了吃兩顆蛋的事情放棄人才呢?這等淺薄的心思,最好就別傳出去了,丟人吶!」

但子思的這個論點,跟司馬光在《資治通鑑》紀錄知瑤之亡所提的用人標準卻是相左:「若只剩下才勝過德的小人跟無才無德的愚人這兩種人可用,那只好選個愚人,因為小人有了權力,又拿他的才幹來作惡,一定無惡不作還無人能制,不如挑個無才無德的,至少這種人想為惡還制得住他。」

茍變這人有才無德顯然是個小人,照司馬光的標準,當然是不可用啦。所以記下子思跟衛君提過這件事,豈不是故意在吐槽子思嗎?

第二則是子思跟公邱懿子評論衛國國政病在「國君太有主見,搞到臣子不敢獻策,只好說國君賢明眾所不及,最後就是君不君、臣不臣」。之後子思又親自跟衛君重述了他跟公邱懿子講過的評論。

說一個國家「君不君、臣不臣」是很嚴厲的指控,如果照子思標準,「國君太有主見」是不對的,那秦國就不該無視貴族的反對,變法求強了,趙武靈王就不該無視群臣的反對,下令胡服騎射了。所以問題本不在於國君太有主見,而是群臣庸諾。

然而群臣庸諾,又有兩個可能,一是衛君搞獨裁專制,是獨夫,把敢反的都殺了,剩下的人自然庸諾,一是群臣才不如君,也只能庸諾。

但看子思才跟衛君指教過用人,子思也都還活好好的啊,所以怎能說衛君搞獨裁?因此衛國的狀況該是後者。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