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一次的交流會,是討論迪卡馬龍這副牌,對我來說,這次的交流會倒有個特別的意義,因為這一次報告的兩位講師,都是Foto職業命理研究社裡,實際有在執業的占卜師,概言之,這次的交流會,算是新進人員的研究報告。

其實新進人員能力足以上台報告,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既然交流會的被定義為「職業命理師養成交流會」,當然就是希望能夠有人在這個過程中被養成為優秀的命理師,而不是永遠都是主辦人員找一些外來的講師來講課。所以當一個半月前,梓焱跟Jeffery這兩位占卜師聯名跟我提出想要主講八月份的交流會時,我個人是相當高興的,這算是職業命理師養成交流會發展至今的一個里程碑啊。

下圖是本次活動的兩位講師,左邊是梓焱,右邊是Jeffery。


更重要的一點是,從這次報告的內容看來,他們的一些研究觀點應該有受到之前交流會的啟發,比如我曾經報告過的「靈數初探」,之所以看得出來呢,是因為啊,在靈數九宮圖的研究裡,應該只有我這個占卜師會把0跟5這兩個數字劃歸為同一宮吧,而他們也是用同樣的觀點。特別指出此事是因為,我認為因為參加交流會而讓研究者獲得或啟發或靈感是相當重要的,因為如果整份研究跟報告都純粹只是社團成員個人的想法,那麼這個交流會就不免有點可惜,代表交流的功能不夠顯著,不如大家自己閉門造車的成效。而事實證明,交流會的運作模式確實發揮了預期的作用,啟發了與會者的研究靈感。

下圖是當天活動的盛況,目前每次活動都維持在約15人左右的參與數:

這次報告選定的範疇是關於一副塔羅牌的使用,我的研究重心,從來都沒有特別針對某一副牌,這麼說吧,畢竟已知的幾種塔羅占卜應用技術裡,元素分析、配牌、取關鍵牌、牌陣技術......都是可以獨立於牌種而存在的,只有圖像分析,才是依附在牌種之下。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以來,我都知道有一位叫李孟浩的占星前輩。因為我付費使用林新梁設計的占星軟體,上面就有附上李老師的占星解析。只是一直無緣得見,加上李老師並沒有特別把他的研究寫成專著,因此我對於他的研究就沒有進一步理解的機會,只知道他的研究是以心理占星為主。所以這次的交流會算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跟這位前輩有比較深入的互動。

其實鑽研命理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後,要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最需要的已經不再是甚麼訣竅或者是技術,而是一套研究問題的方法論,一套看待命理問題的觀點,這就是俗話所說的:如何思考,比思考什麼更重要。

我認為昨天交流會最大的收穫,正是理解到「如何思考占星技術」這件事,理解到李老師對於占星研究的思考態度,以及他所主張的質化研究法。

他的主張來自於對命理實務應用所產生的一些困境的反省,過往對於占星等命理技術的一種假設是,當事人一生的大小事件,都可以透過命理上的徵兆呈現,命理研究的目的在於找出命理徵兆與事實間的對應關係,以占星來說,就是要從本命盤與流運盤的徵兆,推斷出當事人的所可能遇到的大小事,比如本命盤土星會天頂,主性格保守審慎是優秀的研究人員、流運金星、木星會本命上下中天、東昇西沒四點之一即主結婚。

但是真的有做過占星研究的人就知道,此類占星的論斷秘訣,非常容易產生例外,比如林青霞當初跟秦祥林的婚約,本是符合上述論斷結婚的原則,但是她最後畢竟還是跟秦祥林解除婚約。

雖說一般人的認知是有規則就有例外,但對於研究者來說,例外是不合理的,會發生例外就代表理論模型也所不足,大多數研究者面臨這種狀況的作法是,增加新的理論模型來解釋,但其結果就會不斷的膨脹整個理論所需要使用的秘訣數,這跟科學的理論發展方式類似,就好像當初托勒密這個系統的天文理論,當初假定天空中的星體是以地球為中心,並繞行地球進行等速圓周的永恆運動,可是因為這個前提又不符合觀測結果,於是不得不加入本輪、均輪跟等分點的假設。

可是這種無限膨脹理論模型的作法是否能幫助我們理解真相呢?事實上很多時候只是讓研究者疲於奔命,最終讓研究變得窒礙難行。如果根據湯馬斯.孔恩的說法,這時候就會發生科學革命。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萬民英不是現代人,他是明代一個著名的命理師,所著《三命通會》、《星學大成》二書,乃是學習五術的重要參考書目,他神的地方不僅在於他命理師的身份,更在於他本身乃是科舉進士出身!

尤其科舉進士出身在明代可不得了,明代有所謂「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之說,這句話翻成現代用語,是說:「如果不是進士出身,就別想去行政院工作,如果沒在行政院工作過,就不要奢望有有朝一日可以做行政院長、當內閣閣員」,就算是次一等的進士,也是歷任各種中央、地方的重要官職!

寫這段話,是在說明萬民英經歷之不凡,他基本上算是當時中國的菁英份子,屬於少數天資聰穎、受過良好教育的那群人,有資格看閱大內秘藏的各種典籍,當然也包括早在民間失傳的術數經典,更得以認識權貴,蒐羅命例,才能寫出《三命通會》、《星學大成》兩部經典。

他曾任河南道御史,後為福建布政司右參議,重點是年紀,萬民英三十幾歲的時候就當上了正七品的御史,粗估四十歲之前,就當上了正四品的僉事!雖說擔任的都是地方官職,但也算是年少得志!這樣的人,為何會想要學習命理呢?

畢竟萬民英沒有一定要研究命理的理由,他不像卲康節想當個窮通天人之變的學者,也不像野鶴老人以命卜為生,他算是個事業得意的政府官員、當代最精銳的知識份子,卻去從事命理的研究,而且還不像一般人只是拿來當作茶餘飯後聊天的話題,反而認真的學命理、找資料、寫書。他寫的「三命通會」一書,就提了328個完整的命造、3932個案例(儘管部份為後人增補),在沒有政府支援的情形下,沒有極大的毅力,一般人是絕對幹不出這種事的。

我看他寫的書,用字淺白文雅,說明仔細、辯證清晰,確實不負進士出身。這樣的人,哪來的動力把命理之術學得如此精深呢?我總認為,一個看似反常的行為,一定會有它背後合理的原因,我想,也許是因為他不服氣吧!

看他曾在所撰《三命通會》一書裡自言:「柱有偏官,所以典兵刑,為清臺,日主休廢,官故不大。」其實滿有趣的,一個理論上說不錯的官職,升遷也算快速,這是很可以自滿了,等於四十歲就做到以前台灣省政府秘書長。放眼現在多少人能夠做到?但是他卻不這麼認為,或者倒過來說,他反倒認為自己的運途不好,這個自我評價實在很有意思,我懷疑這代表他認為自己的能力不止於此,他對自己的評價應該相當高!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英文原名:The Tarot Revealed
英文副標:A Simple Guide to Unlocking the Secrets of the Tarot
中文書名:其實你已經很塔羅了

簡介:
看副標也知這本書是指導新手的入門書,這本書應該是國內早期引進的塔羅專書中,專業性較高的,該書於1997年即已出版,當時出版社是元尊文化,以黃色印製書皮,故又有黃皮書之稱。同期的另一本專書:熄燈後請不要翻牌:塔羅祕典則是以黑色印製封面,該書又簡稱黑皮書,只能說當時書名取得太有文學氣息,也未免長了點,稱呼不易,才有簡稱出現。黃皮書、黑皮書,在塔羅界就好像武林傳說中的九陰真經與九陽真經一樣,後來黑皮書絕版,黃皮書則因前陣子的塔羅熱潮而於前年由遠流重刊,封面改成紫色,所以現在就叫紫皮書啦。

這本書裡所用的塔羅牌版本,是Rider-Waite(萊得偉特)的塔羅牌,作者是國外執業的塔羅占卜師,Paul Fenton-Smith(以下簡稱保羅凡頓),據聞早年由於遊歷各國,實際占卜經驗豐富,也因此,書裡夾雜許多他個人實際占卜的經驗談,寫得不是很制式,工具性不夠,但是想想,那是八年前啊,當時大部分的塔羅書都還只有簡單的牌義跟關鍵字罷了,加上頗有點故事性,看著看著,書雖然厚,不知不覺也就看完了,只是若想要學會他的論點,恐怕就要多多注意字裡行間的微言大義了。

體例: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易經蒙卦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因此近乎所有的占卜理論都認為不能一事多占,但我看野鶴老人所著的增刪卜易裡有云:

我見書經有:「三人占聽二人之言。」古人一事既可決於三處,今人何妨再占,予生平以來稍得其奧者全賴多占之力也,事之緩者,遲遲再占,事急者歇歇又占。不管早晚,不必焚香。深更半夜亦可占之。

此論亦可見於書中舉例,如醫卜往治章第一百四,為了確認用藥問題而進行一事多卜:

「......連占數卦,皆合前象,方敢用大熱之劑,起死回生」

我進一步上溯野鶴老人引用的古籍出處,找到原來這句話乃是來自《書經.洪範》,書經又稱尚書,據考是殷、周時代的政府公文,在這本書裡也可以看到當年盤庚遷都至殷的公告,洪範,屬於尚書裡的周書部份,概言之就是周朝的政府公文,是周文王十三年(周滅商後二年),武王拜訪箕子,向他請益治國之術的對話紀錄,在當時占卜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在九種治國技術裡排名第七!箕子認為平常在國家制度上,就要常駐七個占卜師,五個用龜甲占卜,兩個用蓍草占卦,而在作決策時,三個人占卜,應聽從意見相同的那方。野鶴老人引用的概念,洪範裡的原文為: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

這樣看來,作決策時重複占卜,這在古代根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基本上這種現象在春秋戰國時代也有相關記載,比如以下三條來自《左傳》的記載:

《左傳.哀公九年》:
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占諸史趙、史墨、史龜。史龜曰:「『是謂沈陽,可以興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伐齊則可,敵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敵,不可干也。炎帝為火師,姜姓其後也。水勝火,伐姜則可。」史趙曰:「是謂如川之滿,不可游也。鄭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鄭則不吉,不知其他。」陽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與也。微子啟,帝乙之元子也。宋、鄭,甥舅也。祉,祿也。若帝乙之元子歸妹而有吉祿,我安得吉焉?」乃止。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幾乎沒寫過牌評呢,畢竟我始終只用偉特,雖然換過幾副,但較滿意的還是偉特的結構,也用過白貓塔羅,算是靠貓頭賣萌,沒什麼好評的,但最近入手了希臘神話塔羅牌繁體中文版(英文原名:The MYTHIC TAROT),大體讓我很滿意,特別是畫風,用色淡雅統一,素樸耐看,不會太過花俏,看了眼睛疲勞,干擾解卜思緒,決定不如來寫個牌評紀錄一下好了。(想賞牌,可利用官網提供的免費線上占卜,記得按下文章中間的CLICK HERE,才能連進程式,進入後,並需先在中間左邊下拉式選單選擇牌陣,純賞牌推薦用THE TEN CARD HORSESHOE,一次可選十張看十張)。

這副牌,是採用牌義與人物、故事結合的作法,把希臘神話放到塔羅牌裡面,在占卜時協助解讀之用。這類似金錢卦的作法,每卦都搭配一個傳統故事解釋卦義,如用「困龍得水」解釋「乾為天」,再附上典故:後周世宗柴榮推車販傘,久不逢時,曾占得此卦,後來遇上郭威絕嗣,把皇位讓給他。與此相似的塔羅牌尚有童話塔羅、魔戒塔羅。

我概算了一下,這副牌的大牌、宮廷牌,加上數字牌的四張A,共有42張牌用希臘神話的神、英雄、凡人代表,有時則是選用一個神的不同特質,比如皇帝牌用神王宙斯(Zeus)代表,但權杖A也是用宙斯代表,一來是因為宙斯也代表了宇宙的創造性力量,二來是因為宙斯也是搞出金羊毛歷險的起始神,魔術師用的是赫密斯(Hermes),審判也是用赫密斯,因為赫密斯除了是嚮導、法術與占卜的統治者,同時也是陰間引路人與來世靈魂的管理者。

四元素的數字牌則各依循一個長篇神話,並擷取其中的片段為牌義,比如用杖五講傑森(Jason)鬥惡龍奪金羊毛,用錢六講戴達羅斯(Daedalus)受雇米諾斯王(Minos)...,以下為與四元素數字牌對應的長篇神話:

杯:賽姬與艾洛斯之戀
杖:傑森的金羊毛歷險
劍:奧瑞斯提斯為父仇弒母記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想學塔羅占卜,學到一個階段卻覺得不知該怎麼練習,於是就來問我,想想這常見問題,決定特別寫篇文章。我的塔羅牌算是自修,以我的觀點看,練習並不會很難。所以我常不能理解這個問題怎麼能存在的,但如果要問我是怎麼練習的,那我倒是可以提供自己的經驗。

第一步:先確認什麼是好的練習題

單純預測對錯、有無的問題,是很差的練習問題。比如「剛考完試,想問會不會過」,這不是個好練習題,只是單純看有過沒過,沒啥可討論的線索,當下也不知道預測是否正確,往往事後問卜者也不見得會回饋,這練習效果就差了。

最好的練習題,是有過去,有現況、有困擾、有想法,可以討論、探究,可以當下檢驗占卜分析與現實差距。比如同樣問考試,但改成事前問:「我這考試準備了一陣子了,可以幫我看看這陣子的準備成效如何?考過可能性多大?」這就很可以拿來當練習題,因為可以看他努力與否,準備方向如何,甚至可以從對方言談中理解他的心態。

這樣說來,最好的練習題其實就是問跟某人的感情關係,或者問桃花,以及問工作狀況,這些常見問題因為都涉及對當下狀況的分析,所以可以檢驗。

第二步:尋覓問題。

要練習占卜,也得要有人發問才能練習,那問題怎麼來呢?

我認為最好的問題來源,是幫人面對面占卜,自己跟親朋好友是最好的練習對象,因為可以一邊幫他們占卜一邊跟他們討論所問之事的來龍去脈,也可以很悠哉地作紀錄,甚至於說,如果對哪張牌義不熟的話,直接翻書查閱也沒什麼。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