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的片子,實在是需要在一個很安逸、輕鬆的環境下看,才能看得舒坦,不然大概看到一半就會忍不住想快轉了,可是真要快轉又不行,因為他的片子就是要用原本的速度看,引發的感覺才能最強烈。

這是今天趁駐店空檔看片後的第一個結論,錯誤的決策讓我理解到上述的道理,不過其實這也沒什麼,反正總會再有時間看的。畢竟王的片子,沒辦法只看一次就算,多半至少得重看個兩三次,才看得懂在講什麼。這是他的特色,一開頭的謎題往往要到最後才會揭曉答案,而偏偏整部片子,都圍繞在一開始的謎題打轉。這個作法早在東邪西毒時,王就玩過,2046也照著這樣玩。

不過也不能據此就說他沒新意,畢竟透過這種作法,也能讓觀眾不得不仔細看好電影裡的每個橋段,而且還不得不重看,就好像在解謎一樣。只是真要細論,故事的本身一般沒什麼特出之處,就好像村上春樹的小說,多半沒什麼劇情,重點是閱讀的過程所引發的感覺。而不斷的重看王的電影,被誘發的感覺就會更強烈。那種現代人在都市叢林裡,孤獨無奈的存在著的那種悲涼與無常感。我們終究將要理解到:We never live; we just survive.

不錯的作法,以拍攝技術來說,王的走法跟華卓斯基兄弟利用各種情節與謎題,不斷吸引觀眾注意力的作法截然不同,過程其實無趣很多,但是餘韻卻很強烈。至於具體情節的好壞,其實沒啥好說的,也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畢竟重點不在那邊!

儘管如此,但是我看到其中一些橋段還是很有感觸,喜歡上梁朝偉的酒女白玲,讓梁朝偉用一次約台幣兩百元的超低代價跟他上床。劇中還特別拍她把梁給她的一張張小額鈔票存下來,放鐵盒子裡當寶一樣珍惜著,在他們別離多時而又重逢的最後,白玲說為了感謝他義助機票錢,所以那頓飯她請客,付帳時又找藉口說要暫時離開一下,從皮包裡拿出當初那疊鈔票,讓梁朝偉拿著那疊超小面額的鈔票去付帳,然後在門外偷看梁朝偉的反應。

白玲就是要用這方法讓梁朝偉知道,她是愛著梁的,所以就連當初梁朝偉付給她的錢,她都好好的收著。電影裡也特別拍出梁朝偉數著一張張的鈔票付帳,那種百感交集的神情。

看到此情此景,我本想到:癡兒,真愛哪需要這麼複雜的明示暗示,如果男方對你真有愛情,早在之前相好的時候,就該要表現出來啦!。人類,面對感情的時候,居然軟弱到連這些簡單的道理都看不清!

文章標籤

占卜師子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